唐敖庆院士-唐熬庆院士-吉林大学理论化学计算实验室

唐熬庆院士

唐敖庆院士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7日
唐敖庆——著名的科学家、卓越的教育家和出色的领导者
    唐敖庆(1915-2008),男,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1915年11月18日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曾经担任吉林大学校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国家自然科学奖励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主席团成员、中国化学会理事长、《国际量子化学杂志》编委、《高等学校化学学报》主编等职务;曾经是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六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第七届和第八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中国共产党十大、十一大、十二大代表。
    1936年夏,唐敖庆考入北京大学化学系学习;“七七”事变爆发后,随校南迁,先在长沙临时大学学习,1938年随校到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化学系继续学习,1940年毕业留校任教;1946年,和李政道、朱光亚、王瑞駪、孙本旺等,以助手身分随同我国知名化学家曾昭抡、数学家华罗庚、物理学家吴大猷赴美考察原子能技术,尔后,被推荐留在哥伦比亚大学化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49年11月唐敖庆获得博士学位后,谢绝了导师的挽留,冲破重重阻力,终于在1950年初回到了祖国。从此,唐敖庆开始了献身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光辉历程,在教学、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组织领导等方面取得卓越成就,成为蜚声国内外的教育家和科学家,是五、六十年代回国工作的2500多名旅居海外的专家学者中的杰出典范。

1、领导吉林大学步入辉煌

    唐敖庆于1950年2月回国后在北京大学化学系任教授。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时, 唐敖庆教授从全国大局出发,响应国家号召,主动要求离开条件最优越且具有深厚感情的母校,到地处长春的吉林大学前身——东北人民大学艰苦创业,支援东北高等教育事业。他与物理化学家蔡镏生、无机化学家关实之、有机化学家陶慰孙通力合作,率领来自燕京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交通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复旦大学、金陵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等校的7名中年教师和11名应届毕业生,开创了东北人民大学(后改名为吉林大学)化学系。经过几十年的艰苦工作,已使吉林大学化学系跻身于国内先进行列。并于1978年在该系物质结构研究室的基础上,创建了吉林大学理论化学研究所。1991年,根据国际理论化学的发展趋势和我国的理论化学发展的需要,以理论化学研究所依托,建立了理论化学计算国家重点实验实。现该研究所和实验室已成为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理论化学研究中心,也是吉林大学化学学科的鲜明特色。
    唐敖庆先长期担任过吉林大学副校长、校长领导职务,对吉林大学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1956年他作为副校长,协助著名教育家匡亚明校长使学校有了迅速的发展,吉林大学于1959年进入了国家重点综合性大学的行列。1978至1986年,他就任吉林大学校长,主持和领导学校的全面工作,自觉地贯彻重点高等学校要办成“既是教育中心,又是科研中心”的精神,加快改革步伐,学校各项事业又有了新的发展,在教学质量和科学研究水平上取得若干新的突破,使吉林大学成为著名的重点大学。

2、培育我国基础科学人才

    唐敖庆历来主张高等学校的教师,应该既从事教学又搞科学研究,必须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因为这二者之间是相互促进、相辅相成的。搞教学的教师知识面要宽,但不搞科研,教学就达不到应有的深度,教学质量也不能提高;搞科研的教师在某一领域的知识要有深度,但不搞教学就无法开拓知识面,科研水平也很难提高。他在吉林大学先后主讲过无机化学、物理化学、物质结构、量子化学、统计力学等十多门课程,经常同时讲授两门甚至三门课程,以具有严格科学体系的课程内容和独特的授课风格,对基础课教学进行了开拓性的工作,培养出一批基础理论扎实、治学严谨的主讲教师。
    随着化学系基础课教师业务水平的逐渐成长,唐敖庆的教学工作又转向了一个新层次,将培养青年学者的工作从吉林大学扩大到全国。通过指导研究生、办进修班、学术讨论班等形式,培养更高一级的专业基础理论人才。受教育部委托,他和卢嘉锡、吴征铠、徐光宪等教授一起,先后于1953年在青岛、1954年在北京举办了两期物质结构暑期进修班,培养了我国第一批物质结构师资;1958—1960年、1963—1965年在长春先后主办了以学术前沿重大课题为研究方向的高分子物理化学学术讨论班与物质结构学术讨论班,在这两个讨论班上,唐敖庆在国内首先开出了高分子物理化学方面的系列课程和群论及其在物质结构中应用方面的系列课程。1978—1980年,以吉林大学为主,联合山东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厦门大学、四川大学、云南大学和东北师范大学等校在长春共同举办了量子化学研究班和进修班,学员来自全国高校和科研单位,共有中、青年教学科研人员259人。此后还办了多次短期讲习班,1985年4月、1987年7月先后在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举办了微观反应动力学讲习班;1986年暑期与徐光宪等在长春举办了量子化学教学研究班;1988年、1989年的暑期,他又在长春举办了长春地区和全国的高分子标度理论讲习班等。从1953年到1966年,唐敖庆先后指导过物质结构、高分子物理化学专业方面的20多名研究生;1978年恢复研究生制度以来,他共招收了数以百计的博士和硕士研究生。
    通过物质结构学术讨论班以及量子化学研究班和进修班等的系列培养和科研工作,使理论化学专业人才遍及祖国大地,并涌现出一批具有高水平的学术领导人,仅中科院院士就有十几位。唐敖庆以自己的教学和科研实践,为基础学科高级专门人才的培养提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宝贵的经验。

3、开拓和奠基中国的理论化学事业

    早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唐敖庆就主修化学和数学两个系的课程,并且在后来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中,十分注重基础理论学习。他把自己坚实的数理基础有机地应用于理论化学的研究工作中,形成了独特的科学研究风格,被国际上誉为“中国学派”。唐敖庆数十年如一日,始终及时把握国际学术前沿的新动向,开拓新课题,赶超国际学术先进水平,取得一系列的卓越成就。他所开创的诸多新的研究领域奠基了中国理论化学研究的基础框架,成为中国理论化学走向世界的重要基石,他是中国现代理论化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五十年代初提出计算复杂分子旋转能量变化规律“势能函数公式”,为从结构上改变物质性能提供了比较可靠依据;1955年这项研究成果发表后,引起国内外学术界广泛重视,于1956年获得中国科学院颁发的自然科学奖三等奖。六十年代初以化学键理论的重要分支-配位场理论这一科学前沿课题研究,带领其研究集体取得了突破性成果,创造性地发展完善了配位场理论及其研究方法;此项成果被1966年北京国际暑期物理讨论会评为十项优秀成果之一,讨论会认为这项成果“丰富和发展了配位场理论,为发展化学工业催化剂和受激光发射的科学技术提供了性的理论依据”,并于198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七十年代与合作者共同着手分子轨道图形理论的系统研究,提出了本征多项式的计算、分子轨道系数计算、对称性约化三条定理,使繁复的量子化学计算简化为形式计算,这一量子化学形式体系,不论就计算还是对有关实验现象的解释,均表达为概括性高、含义直观、简便易行的分子图形的推理形式;1987年,该成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八十年代后,致力于硼、碳原子簇的化学键和结果规则研究,提出了硼—碳原子簇结构的拓扑共轭关系,阐明其化学键特征和结构规则,在国际上产生广泛影响;2000年,该成果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
     唐敖庆以严谨、求实、创新的科学态度,在理论化学领域共发表300余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和8部学术专著,包括《配位场理论方法(中、英文版)》、《分子轨道图形理论(中、英文版)》、《高分子反应统计理论》、《量子化学》、《应用量子化学》、《约化密度矩阵引论》、《配位场理论方法补编(中、英文版)》、《微观反应动态学》。他的研究工作得到了国内外学术界的普遍认可,其“分子内旋理论”1956年获得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奖三等奖,“配位场理论方法”1982年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分子轨道图形理论及其应用”1987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高分子缩聚加聚与交联反应统计理论”1989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原子簇的结构、化学键和结构规则”2000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1994年荣获陈嘉庚化学奖,1995年荣获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成就奖。

4、开创中国的自然科学基金制度

    1986年初,作为国家科技体制改革的重要决策之一,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唐敖庆被任命为基金委第一任主任。在较短的时间内,他悉心组建领导班子,配备得力干部;根据中央方针、政策,多方面进行调查研究,广泛征求意见,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提出了“依靠专家,发扬民主,择优支持,公正合理”的评审原则,成功地指导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资助项目评审工作的顺利进行,得到科技界的广泛支持。聘请全国知名专家学者近500人,组成40余个学科评审组,在十分紧迫的时间内,当年就受理1万多项基金申请,从中评选出3千余个优秀项目给予资助。

在他主持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发挥科学家的集体智慧,使国家科学基金的资助工作形成了既有自由申请又有主动组织,既有全面安排又有纵深部署,对支持我国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基金委的工作已在全国科技界赢得了良好声誉,广大科技工作者认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光荣的,因为它是严格公正择优选出来的。唐敖庆为创建具有我国特色的科学基金制度做出了重要贡献。

       唐敖庆是著名的科学家、卓越的教育家和出色的领导者。几页纸墨,难书先生的高尚情操和不朽业绩。先生不幸于2008年7月15日与世长辞,是教育、科技战线的重大损失,我们为失去一位慈爱的前辈和优秀的导师而无比沉痛。我们要继承先生的遗志,沿着先生指引的道路,继续攀登理论化学新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