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家钟院士-孙家钟院士-吉林大学理论化学计算实验室

孙家钟院士

孙家钟院士

信息来源: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24日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著名的理论化学家、教育家,吉林大学教授孙家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3年2月24日10时7分在长春逝世,享年84岁。
    孙家钟,男,1929年12月7日出生于天津市,1952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198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孙家钟院士1940-1947年就读于天津耀华学校,后考入燕京大学化学系,1952年毕业分配至鞍山钢铁公司工作,同年11月到东北人民大学(吉林大学前身)化学系任助教,在老一辈化学家的率领下,参与了化学系的创建工作。1956年任讲师,1963年任副教授,1978年任教授,1980-1984年任吉林大学理论化学研究所副所长,1984-1990年任所长。曾先后兼任全国博士后科研流动站管理协调委员会化学学科专家组成员,国务院第三届学位委员会委员,第二届、第三届学科评议组(化学组)成员,国家教委化学教学指导委员会副组长,《高等学校化学学报》副主编,国际《分子液体杂志》编委,《国际量子化学杂志》编委等职。1984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1年经评选被增补为中国科学院化学学部学部委员(院士)。
    孙家钟学风正派,敢于创新,勤奋进取,实事求是,一生都以祖国的需要为己任,对科学孜孜不倦地追求。早在20世纪50年代大学毕业不久,孙家钟应用1/r12双中心球坐标展开公式和三维旋转群的表示理论,开展了分子间弱相互作用研究,证明了一级和二级微扰分子间的相互作用具有加和性,解决了具有延迟效应的各种电磁极矩间的相互作用等重要科学问题。至今,分子间的弱相互作用仍然是科学前沿热点。60年代,孙家钟参加了唐敖庆领导的配位场理论研究,建立了一套从连续群到点群的不可约张量方法,从而统一了配位场理论的各种方案,创造性地发展和完善了配位场理论,该研究成果1982年荣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第二获奖人),并被国际上誉为中国学派。孙家钟将参数拟合方法与Hartree-Fock方程相结合,从而发展了一种从头计算的理论方法,并将李代数应用于配位场理论研究,发展了分子壳模型。80年代,针对国际上广泛使用的Xα理论的缺陷,孙家钟在得到了格林函数在四个不同区域的双中心展开公式的基础上,推导出正确的原子氛重叠模型的多重散射Xα自洽场方程,拓展了Xα方法的应用范围,被国际同行称为“精确的多重散射Xα自洽场方法”。80年代末到90年代,孙家钟参加了唐敖庆等人开展的高分子固化理论和标度研究,用标度概念揭示高分子固化本质是溶胶—凝胶转变,得到了描写这种转变的广义标度律,并建立了含内环化反应的高分子固化理论,使高分子统计理论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孙家钟取得了一系列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研究成果,发表学术论文300余篇,研究专著4部。他的科研工作,既师承唐敖庆的衣钵,又能独辟蹊径,形成自己的特色,运用高深的数理方法解决化学中的理论问题。如上面提到的高分子固化理论和标度研究,需要深厚的数理基础,孙家钟成为该项研究的最佳人选。孙家钟等人深刻地揭示了二阶约化密度矩阵的拓扑空间的几何性质,建立了前人没有得到的孪函数多组态自洽场方程,为国际同行所公认。该项研究受到国际密度矩阵学术中心(加拿大皇后大学数学统计系)柯尔曼教授的高度重视,他称孙家钟是中国的化学数学家,并于1985年邀请孙家钟在他主持的国际密度矩阵和密度泛函学术讨论会上做邀请报告,孙家钟是参加会议的唯一的化学家。
    孙家钟热爱祖国,对外国学者既尊重而又不卑不亢,有崇高的民族气节。1979年12月出席东京国际量子化学会议时,在会场的布告栏上发现有“两个中国”的问题,他和同志们立即严正而又恰如其分地提醒会议予以重视,会议组委会当即改正并表示歉意。
    孙家钟艰苦朴素,一件深蓝涤卡上衣一穿就是很多年,有一碗普普通通的面条就很满意了,曾长期居住在一套拥挤的两室住宅中。但是他对青年教师的住房、经济困难等情况十分关心,经常解囊相助,有时亲自与有关部门协调,解决实际困难。
    孙家钟忠诚党的科学教育事业,在致力于科学研究的同时,注重教学和人才培养工作,讲授过10多门本科生和研究生课程,包括:物质结构、化学热力学、量子化学、群论在化学中的应用、李群李代数和多体理论、以及原子核导论等。他勤奋刻苦、治学严谨,数十年如一日,一直工作在教学和科研的第一线。岁至80高龄,还刻苦钻研生物化学,并结合他对理论化学的深入理解,为青年教师和研究生悉心讲授,使他们受益匪浅。
    孙家钟院士的一生,是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教育、热爱科学的一生,是艰苦奋斗的一生,是业绩辉煌的一生。他为中国的理论化学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为吉林大学理论化学研究所和理论化学计算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发展倾尽全部精力。他与世长辞,是我国科学教育界的重大损失,是中国理论化学界的重大损失。他的杰出成就和高尚品格将永载我国科学教育事业史册。